金花股份遭立案调查 陕西前首富债务危局仍待解-大象交配
  1. 首页
  2. 新闻动态
  3. 正文
编辑:金花股份遭立案调查 陕西前首富债务危局仍待解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9日 21:57:00

金花股份遭立案调查 陕西前首富债务危局仍待解

公司披露的信息显示,金花投资正在和股权受让意向方积极协商,通过转让持有的公司非限售流通股的方式,以变现的资金归还占用公司的资金。然而,因金花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设置质押,并被质押权人冻结、拍卖,股份转让程序相对复杂,尚未签署有关股份转让协议。

最新数据显示,最近一年,金花投资存在债务逾期金额达8.7亿元,其中因债务问题涉及的诉讼为4笔,金额为5.1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的“金花危局”中,站着陕西前首富吴一坚,除了控制着金花投资、金花股份以外,吴一坚名下的核心资产还有在香港上市的世纪金花(00162.HK)。

具体而言,金花股份存在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存单质押问题,2019年发生额合计3.46亿元(不含利息),其中资金占用金额2.78亿元,存单质押0.68亿元,期末余额1.7亿元(含利息),截至年报披露日尚有1.7亿元未收回,其中存单质押尚未解除。

29日晚间,金花股份(600080)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公司表示,在立案调查期间,将积极配合调查工作,并严格按照监管要求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金花股份遭立案调查按照金花股份的表态,如公司因立案调查事项被证监会行政处罚,触及上交所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暂停上市及终止上市的风险。

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后,金花股份的上述表态并未令事件就此打住。公司5月6日公告,收到上交所有关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事项的监管工作函。根据这份监管工作函,公司3月21日曾公告称,控股股东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记者注意到,在上述立案调查公告中,并未言明金花股份究竟存在什么信披问题。但在公司4月30日披露的2019年报中,信永中和对公司2019年度出具了保留意见的财务审计报告和否定意见的内部控制审计报告。

陕西前首富陷债务危局5月14日,金花股份收到了上交所关于公司年报的信息披露监管问询函。在这份问询函中,上交所就“审计保留意见和内部控制审计否定意见”、“经营及财务情况”、“其他信息披露”等三方面提出了13个问题。目前,金花股份已两次延期回复问询函。

虽然如此,记者注意到,在5月26日的公告中,金花股份对监管工作函做出了回应,称控股股东金花投资已承诺归还占用的资金及资金占用费。但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归还的占用资金,存单质押尚未解除,可能存在5月30日前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不能解决的风险。

金花股份遭立案调查 陕西前首富债务危局仍待解

对此,金花股份表示,公司董事会已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沟通,督促其尽快归还占用公司的资金,消除对公司的不利影响。控股股东已向公司出具承诺函,将通过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的方式,以变现的资金,在6月30日之前,全额归还占用的资金及资金占用费。

由此可见,披露信息的前后矛盾浮出水面。上交所要求金花股份尽快核查2019年年报披露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存单质押事项及其产生原因,相关内部控制规定及失效原因,明确相关责任人和追责措施。

资料显示,金花股份主要业务为药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导产品之一是金天格胶囊;据公司介绍,该产品是国家一类新药,已经成为骨科临床中药一线用药。在该产品背后,金花股份研制了一款名为人工虎骨粉的原料药,显得颇为神秘。

为了尽快摆脱当前的债务危局,吴一坚早已开始筹划。去年12月,金花投资、Maritime Century Limited、吴一坚与曲江金控、曲江国际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计划将世纪金花29.24%股份转让给曲江国际投资。但目前,这笔交易的协议各方尚未办理交割手续。

根据金花股份2020年一季报,截至三月末,金花投资持有金花股份的股份数为1.15亿股,占总股本的30.78%,但是这些股份已全部处于质押状态。另外,股份冻结也给金花投资“卖股偿债”增加了难度,目前,金花投资对金花股份的全部持股均已被冻结。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公司全面核实是否存在其他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项,并尽快督促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限期整改。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根据公开信息来看,金花股份此次被立案调查,很有可能是由于公司此前在控股股东金花投资资金占用问题的披露上存在前后矛盾。资金占用的情况也令金花投资及实控人—陕西前首富吴一坚的债务危机浮出水面,最新数据显示,最近一年,金花投资存在债务逾期金额达8.7亿元。